章节目录



    松阳微笑看咳嗽的库洛洛:“我是不是来早了?”他很幽默,“好像我不来也能处理。”

    库洛洛看他,面无表情,他已经缓过气来,但是脖颈间青色的手印很是骇人:“是啊,来迟一点你就能看见我的尸体了。”语气平淡,但内容却很是尖酸刻薄。

    库洛洛对松阳原本不是这样的,在他试图套路对方的日子里,每天都带着不达眼底却温文尔雅的笑容,虽然这笑容放在小孩子脸上很古怪,但总体而言还挺礼貌。但是被松阳戳穿之后就不一样了,他才明白,这人根本就没被他骗过,反倒是看了一个月的笑话,他被戳穿后可没有心思用自己来娱乐大众,面无表情才是常态。

    伊尔迷看他们俩的互动,表情险恶极了,若不是自己有心压制,恐怕连头发都会飞起来,贞子样重现江湖,现在他仅仅是周身有黑气萦绕,脸上打满阴影,比起之前已经好多了。

    但这绝不是他嫉妒心减少了,相反,伊尔迷的妒意来得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只不过碍于松阳在这里不好出手罢了。

    他对系统说:“我刚才竟然没有弄死他,真是一时鬼迷心窍。”非常懊恼。

    系统回他:“不,其实你是决定弄死他的,只不过没有成功而已。”系统表示这可不是他随便瞎说说,证据明晃晃地在库洛洛脖子上好吗?

    伊尔迷: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个,我的心好痛哦!

    系统:……

    宝宝委屈,但宝宝就是不说。

    “好了,出来吧花子小姐。”松阳看向阴影处,他知道伊尔迷在那里。

    库洛洛也知道伊尔迷没走,他猜测对方还在这房间的角落潜伏。

    好了,最后那人的死亡与反扑有解释了,他想,杀那个男人的是一起逃出来的花子小姐,计划杀死自己的也是他。

    差一点就棋差一招被花子小姐杀掉了,他又想,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活下来的,只会是他,仅此而已。

    伊尔迷从角落闪出,他眼神如死水,毫无波动,任是对库洛洛有冲天的杀意却没有写露出半分,他看库洛洛,库洛洛也再看他,对方眼中的杀机被收入眼底。

    “我想想,你们还不知道对方名字。”松阳语气轻松,“既然这样的话,姑且就花子小姐与混蛋小鬼好了。”

    库洛洛:为什么我是混蛋小鬼?

    伊尔迷:=v=。

    “看在我都教过你们的份上,你们是师兄弟哦。”他说,“所以要好好相处哦。”

    库洛洛:呵呵。

    伊尔迷:科科。

    看两人都露出吃了屎的表情,松阳“噗嗤”一声笑了,竟然能在他们脸上见到这么搞笑的表情,他真是赚到了。

    他笑满意了,终于露出了正经表情,但即使努力严肃脸孔,眼角却还稍带笑意:“好了,说真的,看在你们俩都被我教过的份上,就请努力不要被对方杀死吧。”

    他苦恼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希望教导相亲相爱的乖乖的学生,但既然是你们花子小姐和混蛋小鬼,只要不死于对方之手就够让我满意的了。”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师兄弟了,比注定只能存一的鬼谷子还要凶残许多。

    虽然不愿意多了个天天想杀掉自己的垃圾师兄弟,但是见吉田松阳勉强承认了师长身份,库洛洛便立刻顺杆爬:“所以说您会接着教导我吗,松阳老师?”

    松阳呵呵:“你都叫我一声老师了,你说呢。”他又说:“而且不同意的话,你们会走?”恐怕会像个赖皮糖一样地黏上来,扒也扒不掉吧?

    他说:“只要我还在这里,随便你们上门。”语气温柔却又充斥一股莫名的寒意,“当然,能学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虽然不知道原本正在搞暗杀的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边世界,或许是阿尔塔纳的功劳?但是吉田松阳一直知道,自己迟早会回去,这是直觉,也可以说成是冥冥之中的预感,但是他在这世界本来就赤条条一个,潇潇洒洒,来去自如,多了俩小拖油瓶是他始料未及的。

    但是他们能拽住他的脚步?怎么可能,要偷师就自己来学,耐心地教导,目前的他还做不到。

    松阳的微笑只是虚五百年来浴血杀戮中流露出来的一瞬间而已,尤其现在的他可还没有遇见坂田银时。

    他遇见的两个,可是货真价实的野兽啊!是一不小心就会反噬饲主的,需要随时提防的怪物。

    在见过面之后,伊尔迷和库洛洛又回到了之前的局面,一个上午找松阳,一个下午找松阳,他们默契地没有对对方出手,心照不宣地达成了某种协议,但两人都知道,这看似平衡的局面其实已经岌岌可危,只看谁有杀死对方的万全之策,眼前的平静就会被完全打破。

    因为库洛洛这个不□□的存在,伊尔迷被迫进入了人生中最充实的日子,每天都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吸收新的知识,就怕什么时候比库洛洛慢了一步,就被他干掉了。

    伊尔迷说:“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系统淡定地回了一句:“沉溺于学习不可自拔吧。”他看开了,早就放弃库洛洛这条攻略线了,比起攻略库洛洛,他更担心宿主先被他干掉,比起这种ding,他宁愿宿主多学一点,玩一出绝地反杀。

    伊尔迷沉默,过了一会热,他对系统指责道:“你不爱我了!”

    系统悠悠问道:“我怎么不爱你了?”

    伊尔迷说:“你不疼我了,你竟然不劝我休息。”

    系统说:“快点休息宝贝儿,粑粑请你喝奶奶。”

    伊尔迷:“……”

    系统冷笑:呵,想和我玩这出,天真!

    伊尔迷:感觉自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地里黄的小白菜。

    这一切都是库洛洛的错!

    悲愤的战士往往是最强大的,地里黄的小白菜伊尔迷爆发出了强大的学习热情,让吉田松阳都叹为观止。

    于是,闲着没事做的松阳老师便在一旁嘘寒问暖:“要不要喝水啊?”

    伊尔迷摇头。

    “要不要休息啊。”

    伊尔迷还是摇头。

    “要不要吃饭啊,我亲手做的。”

    这回终于点头了。

    拿起一个饭团,咬了一口,沉默半响,然后抬头。

    “怎么了?”松阳老师笑眯眯。

    “混蛋小鬼吃了吗?”他问道。

    “吃了啊。”松阳回答道。

    伊尔迷哦了一声然后接着吃。

    系统问:“味道怎么样?”

    伊尔迷说:“里面包了梅子,饭里混了盐。”总而言之,不好吃。

    系统说:“别挑那么多,现在是在流星街。”

    伊尔迷说:“我没有挑啊。”将嘴里的米饭咀嚼咀嚼,然后伸手拿下一个,他何止没有挑,根本就是吃的津津有味好吗?

    “那你为什么问库洛洛?”系统很奇怪。

    伊尔迷更奇怪:“就是随口一问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系统沉默,他以为像伊尔迷这样心机深沉的boy是不会做无用功的,没想到今天还真是他一时兴起。

    系统:我的宿主是个不可捉摸的男人。

    某种意义上,松阳是个好老师,对于学生在学业上的问题全盘回答,似乎根本就没有他不会的问题,伊尔迷私下和系统吐槽过很多次,就说这个男人一定是个老妖精,百年不死的那种,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知识储备。

    系统说你想多了,这个世界上还没人能活个几百年不变老。

    伊尔迷有尝试过问松阳别的问题,比方说他过去是做什么的。他到现在都没有放弃把吉田松阳挖到揍敌客去,所以非常好奇他是在哪家学的暗杀技巧。

    松阳对这样的问题都是打太极,他对伊尔迷说他肯定不知道,因为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伊尔迷以为松阳是在糊弄他,因为这男人总是笑眯眯地胡说八道,久而久之伊尔迷都不相信他了。

    他暗自撇撇嘴,心想是无法从松阳嘴里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了,还觉得挺遗憾的。

    松阳对伊尔迷说:“别操心,我已经准备洗手不干了,把我当个普通武士就行了。”

    伊尔迷不说话,好吧,就算他是个武士也一点都不普通啊!

    他外头,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松阳无欲无求的,于是在某一天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风问道:“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松阳看他:“想要的东西,把你和混蛋小鬼养成正直的大人算不算?”

    伊尔迷死鱼眼,仿佛在说你别逗了,这个愿望下辈子都达不成好吗?

    松阳看他表情一个没绷住笑了:“好了,如果是愿望的话,希望有人能杀死我算不算?”伊尔迷的眼睛睁大了一瞬,他能感觉到,这男人是认真的。

    “好啊。”他对松阳说道,“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那我会帮你达成的。”

    “我是伊尔迷.揍敌客,以揍敌客家的名誉发誓,我长大后一定会杀了你的。”

    “所以,你要尽量活久一点。”

    伊尔迷日记:

    虽然没得赚,但是偶尔还是要回报师长一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