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露天的战斗场,并非天空竞技场的专业擂台,仅仅是一块人为推平整的黄土地。【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周围是并不茂盛的树丛,两米多的树木扎在一堆,并不高大,但看上去却也郁郁葱葱,地上有矮小的灌木群,往树丛深处看去,只能看见颜色愈发暗沉的树木,可能是因为缺乏光线,也可能是因为树叶本就绿得发黑。

    对这块地,伊尔迷很满意,西索也很满意,前者是因为这里足够安静,地形足够曲折,遮蔽物足够多,方便他施展暗杀技。后者,仅仅是伊尔迷与他战斗这点就心满意足。

    而且这可是他所梦寐以求的没有界限的战斗,没有天空竞技场的规则,不用纡尊降贵地遵守,只要战斗,只要杀死对方就好了。

    简直太棒了!

    瞳孔由灰蓝转为金色,全身上下每一块骨骼,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战意,肌肉鼓胀,蓄势待发。

    他随时可以开始战斗,因为他是那样地期待。

    伊尔迷身上没有战意,甚至可以说,他身上没有属于活人的气息,这场地很安静,潜伏在树丛中的鸟早在西索散发出战意时便全部“扑棱棱”地飞走,唯一知道这场战斗存在的糜稽并没有被允许靠近,他还呆在天空竞技场。

    伊尔迷的缠安静而凝练,他就像这里的一棵树,一颗石子,即使站在你面前,常人也会不由自主地忽视他。

    这就是顶级杀手的素质,极简,极静。

    伊尔迷:对,没错!我和对面浓妆艳抹的小婊砸不一样!就算战斗,我也是飘飘欲仙不似凡人的小仙女!

    系统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破坏气氛啊,垃圾!

    好好的高手对决,给他搞成这样,也是服气。

    他这辈子都不想遇到第二个自称小仙女的垃圾宿主了。

    西索紧盯伊尔迷,眼中有战斗的*在流动,伊尔迷也在看他,猫眼中沉着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伊尔迷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系统你看,这个小婊砸又在用这种眼神看我!”

    系统想:他看你的眼神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想跟你打架的眼神。

    伊尔迷又说:“我都能脑补出一万字的小黄文了,真是肮脏!怎么能用这么色气的眼神看纯洁的仙女呢!”

    系统说:“糟污的仙女你离我远一点。”

    科科,哪个仙女能够通过一个眼神脑补出一万字小黄文啊!

    伊尔迷:我啊=v=。

    “开始吧~”战斗的*使西索的声音变得扭曲,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率先移动身形,几乎是同时,伊尔迷猛得一后撤,躲过了扑面而来的四张扑克牌。

    角度刁钻,速度奇快,灌注了念的扑克比金属还要锋利。

    西索省略了一切过家家似的试探,上来就是死手,每一招都经过精密的计算,历经千百场战斗而磨练出的战斗级别的战术,让伊尔迷一开就陷入了被动。

    “哎呀,这样不行啊。”伊尔迷将身体扭转成不可思议的弧度,躲过了西索的攻击,他的柔韧性很好,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跟上大脑发出的指令,他的速度也很快,快到了能在看见西索攻击后再做出反应的地步,并且恰如其分地避过,当然,刨去身体因素,他的脑子也很好使,在西索下一次攻击之前就能预见他的动作,提前做出躲避的动作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不说伊尔迷,和他在一起的系统心惊胆战的,西索的攻击是以封死所有退路为前提的,想要完好无损地避过去,很难。伊尔迷确实做到了,但是他不少次都是贴在扑克牌或者贴着西索的拳锋躲过去的,系统看得几乎都要脑溢血。

    偏偏他还不敢在宿主脑中大骂,他想,这么关键的战斗,他要是出声反而会降低宿主的注意力,所以他便一声不吭,难得体贴地做一个好系统。

    然后他不是想体贴就能体贴的,系统不讲话,不代表伊尔迷不撩他,他的速度比西索快一点,所以自认躲起来还游刃有余,嘴上说着“不行”,但是脑子里却还在骚扰系统。

    “你看我躲得姿势怎么样?”他对系统问道,“是不是很优美。”

    系统想说,优美你妈逼,都什么时候了还撩他。

    伊尔迷又说:“但是这样不行啊,我得移到方便的地方才行。”

    所谓方便的地方,就是有大量遮蔽物之处,比如说空地旁的树林,他是杀手啊,这么光明正大地和对手硬肛像什么杀手,就是应该暗搓搓地躲着捅刀,这样才有优势啊。

    他这么想着,又微妙地提速,一边躲西索的攻击一边向树林里移动,西索也看出了伊尔迷的意图,对方只躲不还手的行动让他略微不爽,虽然猜到了和伊尔迷战斗就是这调调,但是打起来这么欠,反倒是让他的战斗*更加无法舒展,奈何不动用念能力根本无法对伊尔迷怎么样,所以他也有点憋屈。

    “不行哦~”他说,“不能让小伊你躲起来。”本来就避着他,真跑到树林里那是人干事?好好的战斗变成躲猫猫,*施展了一小点儿被迫憋着,比一开始就不答应更让他难受,所以这么找也不能让伊尔迷躲起来按他的节奏玩。

    西索手指一勾,伊尔迷就感到腰上传来一股拉力,他没有慌神,正相反,竟然露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微笑,就等在这儿呢!

    “嗯哼?”西索一顿,伸缩自如的爱被切断了?

    就在他反应的功夫,几个呼吸间,伊尔迷就不见了踪影,他跑到树林里了。

    “这下子可糟糕了呢~”西索自言自语,“小伊他,好像铁了心要和我玩躲猫猫~”而且,刚才切断他的爱的到底是什么?内心世界的西索已经在思考。利刃?不不不,不会是那么刚硬的东西,应该是某种刚性与韧性兼备的材质。

    他好像知道小伊的神功是什么了,西索心情颇好地想到,这样的念能力,简直就是为了克制他的爱而诞生的啊!

    但是就是这样才更有意思,他舔嘴唇。

    未知的挑战才是最让人兴奋的,不是吗?

    伊尔迷藏在树杈间,面无表情,如果系统有身体的话,他现在也一定是面无表情,这是麻木的,他的耳朵,都要被垃圾宿主给震聋了。

    伊尔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系统想:这尖叫还真是深得他妈真传。

    伊尔迷:“那小bit竟然敢把黏糊糊的东西粘在我腰上,好恶心哦!”

    系统说:“恶心不死你。”

    伊尔迷说:“嘻嘻,我才不会死,死的是小bit'才对。”说得没有一点儿杀气凛然的样儿,但是系统知道垃圾宿主是认真的。

    他是认真地想要杀掉西索,就跟他无数次认真地想要杀掉库洛洛一样,奈何棋差一招,到现在都没得手。

    当然,库洛洛想做掉伊尔迷的心可一点都不比小仙女少,这两人还能维持表面上友好和谐的往来,全亏他们都是清新脱俗的妖艳贱货。

    一样不要脸得冠冕堂皇光明正大。

    系统想,垃圾宿主要干掉西索是真的难,因西索他根本就不像库洛洛一样不要脸,他是没有脸,库洛洛就算杀人放火还端得是人模狗样,这个,变态起来根本不是人,能从各种意义上恶心到垃圾宿主,是个人才。

    这年头,人才都死得晚。

    系统在琢磨什么,小仙女是不知道的,来自天上的小仙女,正在努力让地上的变态见识见识他的威能。

    系统看他把炸弹安在树上,多了一句嘴:“你这是作弊啊!”用高科技当外挂,这是人干事儿?

    伊尔迷理直气壮:“他不是也用扑克牌了吗?我怎么就作弊了?”

    系统心说,人家的扑克牌和你的念针一样都是具现化出来的,在真大头针上抹□□就算了,装炸弹这叫个什么事儿哦!

    啧啧,好好的念能力者之间的战斗,他宿主一直在用高科技,简直夭寿。

    伊尔迷:我没请外援就不错了。

    要不是这回情况不方便透露,他真想绑两个外援,一起来群殴西索。

    一个聪明机智又有团结精神的杀手楷模,怎么能单打独斗呢?

    系统冷漠脸:哦。

    凑不要脸!

    不要脸的小仙女早在到了战斗场时就将他一心二用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他的分析能力西索不知道,但是系统却清楚,他当年可是亲眼领教过垃圾宿主绕了别墅一圈就画出内部陈设草图的本事,就算他都佩服。

    系统不是做不到,但是就算是做到,他也是要动用高科技的,伊尔迷明明是人的脑子,在这方面却媲美由0与1组成的电脑方程式,误差低得可以忽略不计,系统想,有这手功夫,他不干杀手了什么不能做,建筑师就挺合适的。

    现在伊尔迷将他的手功夫用在了解读地形上,之前和西索含情脉脉对视时他就将对方脑后的树丛解读完毕,加上之前分心观察,总算将这块地摸了个一清二楚,打闪进来和西索躲猫猫开始,一路走一路拉线,硬生生布了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天罗地网。

    伊尔迷调皮地笑了,我现在就等西索进来玩了,赌上性命的躲猫猫,想想就有趣得不得了。

    系统:我看到了一个恶趣味的黑心仙女。

    就恶趣味这点,他可是深得吉田松阳真传,当年被套路的耻辱,全部都用在了别人身上。

    伊尔迷:我真是个学以致用的好学校。

    松阳老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流下感动的泪水。

    身为无所不能的魔术师,西索大无畏地走进了小树林,当然,他走进去之前还是有做准备的,比如将气集中在眼部,用凝把眼前所见之景好好看了一遍。

    这一看并没有什么结果了,树与树之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但这些线是具现化出来的,就算不用凝也看得见,对于操作系来说,最难习得的系别是变化系,用凝才能看到的念嫌实在不容易练出来,伊尔迷自然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

    “就是这个切断了我的爱吗?”他没有伸手触碰,仅仅是拿出了的扑克牌,在线上刮了一下。

    扑克牌还是完好的,没有分成两半,但是当西索将他摆在眼前端详时,牌面竟然蓦地一下裂开了。

    “嗯~”他眯眼睛,真是坚硬而又锋利的材质,他开始好奇小伊是怎么将它们具现化出来的了?

    这样的话,连线的周围都不能接近吗?西索想到。

    这事伊尔迷特意为了西索而布下的天罗地网,武斗能力出众的西索柔韧性也非常强,如果必要的话,他确实可以做出神奇的动作,从缝隙中穿过。但是伊尔迷恰恰算好了这一点,西索他太大只了,伊尔迷留给他的空隙不足以突破防线,强硬钻进来,只会被他的线削成人彘。

    他的气还没有量多到能够制造挡住伊尔迷线的坚的地步,强行突破,倒霉的一定是西索。

    这可是他一个月集中精力鼓捣出来的完成品,要是那么容易就被西索破了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系统想:这是有没有面子的问题?

    垃圾宿主真是肤浅!

    所以说,只给了把线破坏这一个选项了吗?西索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里面恶意多得就如同圣杯里的黑泥,源源不断地往外溢。

    既然是小伊的要求,那就如你所愿好了~

    他用念将扑克牌包裹住,然后往线上一划。

    “轰隆——”爆破声响彻天地,热量掀起2米高的树木,下一秒却又在超高温中化为灰烬,火光染红天际,不大的树林化作焦土,灌木充作燃料,助长了生生不息的火焰,唯一没燃烧起来的,竟然只有平实的黄土地。

    伊尔迷从树林中溜出来,身手如猫儿般矫健。

    他炸毁了树林,自己身上却干干净净,脸烟灰都没沾上。

    “不愧是弟弟的爱心炸弹。”他面对漫天红云赞叹,“糜稽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攻击力比版翻了一倍不住。”

    他唱诗一般地说道:“弟弟的爱啊!是伟大的!”

    系统:“……”

    感觉这句话挺耳熟的。

    哦,他想起来了,一般垃圾宿主都用这句话来赞美他妈。

    母亲的爱!是伟大的!

    大概就是这样。

    系统嫌弃他:“一点诚意都没有,连词都不带换一下。”

    伊尔迷说:“我换词了啊!我把妈妈换成弟弟了。”

    系统被噎了一下,你是智障吗!谁说你这个没换了?

    他放弃呛小仙女了,所以开启了一个新话题。

    “你要不要看看西索死没死。”说着便准备打开面板。

    伊尔迷倍自信:“我布下的陷阱还没有人能活着逃掉的。”库洛洛除外。

    “是吗?”系统悠悠地说,声音里幸灾乐祸的味儿不要太明显,他直接把地图拍在伊尔迷面前:“你自己看。”

    “???”黑人问号脸,我的妈,他怎么还活着?

    而且还在自己身后。

    伊尔迷猛得一侧身,正好躲过了西索的扑克牌。

    他脸黑了,这个小bit怎么还活着???

    小bit说,我不仅活着,还活得很好。

    西索身上的衣服被炸了个稀巴烂,一条一条地挂在身上,但是和伊尔迷想象中的焦黑干尸不同,他身上的肉是白的,完好的。

    再看身体,竟然也完好无损,没有缺胳膊少腿。

    伊尔迷说:“不可能啊!”他刚才都计划好了,只要西索切开线,它们便都会向西索扑过去,他做了个连环锁套,套住的是西索的两只手,要是他没躲开,那不仅会被炸成筛子,胳膊还会被切断。

    躲开伊尔迷也不怕,大部分的气应该会被用在逃离线的攻击,但是糜稽的爱心炸弹,计量够大,只要他不是全部用来防御,那身上被炸伤是肯定的,他还把自己所有抹了毒的针聚在一起,玩了一出暴雨梨花针,就算西索没被炸死,被毒死也是肯定的了。

    这不科学啊!伊尔迷想,然后毫不犹豫地撤了,没有做一丝一毫地停留。

    系统简直傻眼,你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练神功,因为放大招失败就直接跑了?我勒个去,你到现在还没向他挥出一拳,咋们是不是要再尝试一下然后再撤退?

    伊尔迷说:“不,我不尝试了。”他对系统解释,“我摸索了一个月的招数都没有对他产生效果,虽然不知道西索用了什么方法,但是他看上去确实完好无损。”

    杀手的准则是,全力一击不成便立马退回安全地带,他虽然到现在都没有真正出过手,但伊尔迷却自认为刚才那一击完美无缺,西索既然颠覆了他的既定概念,那就证明他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伊尔迷不恐惧未知,但不代表他愿意一无所知就往上撞。

    他是杀手,保全自身是最重要的。

    “我带糜稽回揍敌客,现在他的安全还不能保证。”伊尔迷对系统说,“虽然肯定会受到惩罚,但这是目前为止损失最小的方法。”

    他逃了,但糜稽还在外面,要是给西索杀了,真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揍敌客的利益,其次才是他自身的安危,他是杀手,不是战斗狂,完好无损地回去才是上策。

    如果西索再找上门,他不介意躲猫猫,不行就花钱让他的老父亲出手,和他联手一起把那个小婊砸做掉。

    一个人不行就两个人,总能成功的。

    系统:我竟然用武斗家的思想来揣摩垃圾宿主,真是太傻太天真。

    不愧是飘飘欲仙的小仙女,逃跑小太郎的称呼就让给你了!

    西索目送伊尔迷的背影,等他消失不见后就躺在了地上:“差一点就被小伊杀掉了呢~”

    轻薄的假面褪下,露出他千疮百孔的身体。

    右手被从胳膊肘处砍断,被伸缩自如的爱勉强黏上,小腹一片血肉模糊,被具现化出的线扎了千百个洞眼,背后一片焦黑,皮肉翻滚,这是来自炸药的馈赠。

    幸运的是他躲过了毒针,否则活西索定然会变成死西索。

    他耍了个心眼,在进入树林前用伸缩自如的爱把自己黏在了平地的另一端,和树林的距离正好是极限距离10米,在线断掉的一瞬间,他一只手被锁套抓住,另一只手顺利躲过,做了一个扭曲的动作,向前冲了一段,又反转了身子,最后小腹那里被扎了个透心凉,背后炸得都要熟了,极限10米到了之后迅速地将他反弹拉了回去,保住了一条命。

    以最快速度掩饰好了自己的伤口,也多亏了小伊对陷阱杀伤力的确定,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来检查。

    扑克牌是伸缩自如的爱伪装的,作用不愧是虚张声势,他在赌,小伊看见“完好无损”的他时会有什么反应。

    他赌赢了,没有受一丁点儿伤的伊尔迷逃走了,跑的时候连头都没回。

    不过,小伊陷阱的威力还真是出乎意料呢~

    西索他,在不得不切断线之前可没想到自己会伤成这副凄惨样。

    他躺在黄土地上,感受久违的重伤,心中却没有酣畅淋漓战斗的快感。

    下次果然还是不要和小伊决斗了,西索想到。

    怎么说呢,伊尔迷的战斗根本就不是战斗,很无聊啊。

    热血沸腾的开始,然后在兴致正高的时候被浇一头冰水,这就是和伊尔迷战斗的体验。

    下次还是找武斗家吧~他悠闲地看向天空的云彩,要不然猎人也行啊~

    啊,对了,上次看到了一个美味的大苹果,去找找他也可以哟!

    头顶的蓝天白云被黑影遮住,西索就算重伤成这样却还肆意发散荷尔蒙。

    “你来了~玛琪~”

    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儿冷若冰霜:“你付钱了。”

    “嗯哼~”西索笑,“那就拜托你了~”

    玛琪熟练地拉线缝针,真不愧是靠这一手就能攫取高额佣金的人,熟练得不得了。

    她将西索修复完毕,原本正准备走,不想却看见了草丛中泛着寒光的大头针。

    那是伊尔迷没有回收的。

    “原来如此。”她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是伊尔迷吧?”能把西索这个变态搞这么惨的人屈指可数,伊尔迷恰好是其中的一个。

    西索来了兴致:“你认识他?”声音都能飙波浪线。

    把断胳膊接上,又是生龙活虎一条好汉。

    “认识啊。”玛琪说,“团长的师弟,唯一的。”

    伊尔迷年纪比库洛洛小,说是师弟应该没有问题吧?

    西索又眯起眼睛:“真想见见他们的老师啊~”激动地都要颤抖了。

    不过,还是先从学生下手吧,第一个已经没有兴趣了,那暂时就试着接近第二个好了。

    要耐心,不能急。

    等他成长得足够美味,才能去接近哦!

    伊尔迷日记:

    西索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章节目录